侯之涛:电老虎(小小说)

未知

2020-02-14 16:51 ·

  耿奎从小是个老实疙瘩,是三棍子打不出来一个屁的主,正逢三年自然灾害,病恹恹的坐在堂屋的门墩和胡洞的石头上,像一只大肚子螳螂,有气无力的残喘着。浮肿病的爷爷常常偷着掖着一些自己舍不得吃东西,悄悄地让他吃,眼泪吧嗒吧嗒的掉:作孽啊!不能断了我家的根苗。直到死,眼睛都没有合上。他八岁那年,全公社组织沿连昌河西岸修生产路,他爸在坡堰根挖土方时,发生意外,被忽然滑坡的土方掩埋,等大家伙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扒出来,已经不行了。家里倒了顶梁柱,他母亲带着三岁的妹妹远走他乡,一直没有了音信。

  他在部队干过电工,知道看不见摸不着电的厉害,可对这穷乡僻壤的昌谷,人们有着好奇和新鲜,对电的知识是擀面杖吹火——一窍不通。他请人在村里的墙上,写了很多用电常识,画了很多安全用电的图片。人们都好奇的看看,怀疑他小题大做,吓唬人。他对用电户要求很严,没有他的同意,谁家私自拉扯电线,都被他拉闸。

  那年,麦场打麦,他先在麦场四周转了转,见有几处水缸,就让人们再拉一些干土或沙,人们都不情愿,说:这大土场,哪儿剜几铣不是土。他不依不饶,最后人们还是拉来了干土,方方正正的推在那儿。

  一天,他去打麦场转悠,忽然嗅到一股焦糊的塑料味,赶紧向打麦机跑去,先停了打麦机,紧接着沿电线向电源处查找。在电线经过的一堆麦秸处,发现了刚刚燃着的火苗,麦秸太干,见火苗不见烟,他边大喊:快用沙灭火,边向电线杆处的闸刀处跑。这时二娃就近把没有喝完的半盆绿豆茶水,泼在着火上,他家的小狗淘气地去扑水,倒在地浑身抽搐,二娃吓的连连后退,拔腿就跑。

  谁把电线直接钩在电源线上,闸刀只是摆设,耿奎大怒:这是谁接的线;他抓起一边靠着的扫帚,颠倒一下头,恶狠狠地向闸刀下面扩去,三根线头恶蛇般扑棱着落地,耿奎才招呼大家用水灭火。发现早,没有什么损失,可是小狗一命呜呼了!

  不一会儿,一锅清炖兔子肉端了上来,大家伙都恭敬的讨好耿奎叔短爷长的拉近乎。惠欣挑出一只兔子后腿,让耿奎尝尝。耿奎推脱不过,接住,嗅着鲜美的野味,正准备张口,感觉有一种不祥,忙放下说:不好意思,我解决下私事。

  建春不信任说:耿奎不是那种人,他耿直勤快,经验丰富,我们有时候还得请教于他。你看看,那块牌子,全市用电标杆村,咱们县唯一的一个村,就是你们村。你爸说了,二十多年村里没发生一起用电事故,都是耿奎的功劳,他要亲自把奖牌颁发给耿奎。

admin